一鍋老鴉湯

Let my works do the talking.

【Drarry】【OTP30】1.Holding hands

  德拉科看著眼前的手,沒有動。他的嘴是苦的,手是冷的,嗡嗡聲在兩耳間迴盪,每撞到腦殼上,就激起一股血腥氣。他閉上眼睛,好像從生鏽的鐵片堆裡扯出一片。滿鼻子的鐵鏽味。

  他又睜開眼睛,波特的手還伸在他眼前。

  押送他的傲羅不耐煩地動了一下,但沒出聲。多半因為他面對著救世主。德拉科想皺眉,但臉僵了。威森加摩的法庭太冷,而且旁聽席上人很多。審判時,他一直仰著頭,直直盯著問話的人。他站上法庭坑底時,父親剛剛接受審判,如今正走向阿茲卡班深處的囚室,他不會得到一個腐爛的吻,但在接下來的十年裡,他也不會得到任何人的吻了。

  他以為自己也會落得同樣的下場,他不在意。他至少還能作出馬爾福的樣子來。...

【JOJO】【SBR】作品分析 一.前言

前言


在提筆前,我作了許多想像,要誇獎它的獨特,讚美它的魅力,至少要抒情五千字,最好再寫一首長詩。然而真正開始寫了,我卻發現自己找不到力氣,也不願在一開始就拿出頗大口氣,指點江山似地將作品分切開來,用些精粹但沒有什麼真正意義的詞語當成框把作品切片放入,煞有其事地說“這是勇氣”,“這是讚歌”,“這是成長”,“這是人性”。這部作品有自己的生命,它早已完結,但仍能陪著讀者成長。它想要表達的太多,它成功表達了的也太多,使人不得不相信劇中的每一個人都在某個我們無法真正觸碰的世界活生生地走著他們自己的路。

比賽從聖地亞哥海灘開始,在大陸另一端的海灘結束。有些人的生命比比賽結束得更早,有些人比比...

【Hartwin】若如你所願 -2- (重寫)

 2.

  當艾格西應下賭局時,他本以為這只是個小玩笑。是哈利看他有趣,為了捉弄他才開的口。畢竟氣氛太放鬆,酒精撓著他的血管,若閉上眼睛,能聽見腦子深處在唱歌。這種情況下,什麼奇怪的事都有可能發生。

  當然他一點也不在意哈利是不是在捉弄他——他甘願被哈利·哈特以任何方式捉弄,願意被他開任何玩笑,願意被他的導師當作傻瓜。這不僅因為哈利紳士到了骨子裡,不會做這麼自降身價的事情,還因為哈利已經給了他最好的嘉獎和最好的禮物:他自己的命,還有哈利的命。

  當然,哈利的命不是他的。但只要哈利還活著,這都是小事。何況艾格西哪裡有資格去考慮哈利·哈特該屬於誰呢?他也沒有時...

【KSM】【Hartwin】夏日難逝 -1-

傲慢與偏見AU,時間設定在十九世紀中期。但哈利還是皇家特工,組織是在拿破崙失勢之後成立的。

=======

    哈利·哈特跨過雜草,錦帶花漫到了石板路上。他小心翼翼地躲過花葉,在新住所的大門前站定。

    這花園真像是從小說裡出來的一樣,雖美,卻亂極了。茶樹讓雜草擠得瘦瘦小小的,春天剛到尾聲,卻連地上也見不到花瓣了,或許連花也未開。綠藤壓着門廊邊,山茱萸四處枝蔓,玉蘭花墜在房頂上,將窗戶遮去一半,大門的把手倒是光可鑑人。皇家特工的人可能常來打掃,只是從不打理花園,才讓它亂成這個樣子。...


If it be your will -1-

  Story began after the end.


  After the church event, it took Harry two months in coma and four months in rehabilitation center to admit his defeat -- he could never be as physically competent as before. He stopped torturing man-shaped aiming boards in the shooting range and finally accepted Merlin...

【KSM】【Hartwin】若如你所願 -2-

2.

  沒有秘密,便沒有故事。

  將一群間諜放在一起,讓其中兩個人悄悄擁有一個秘密——無論多小,都會被發現。藏得越緊,洩露得越快。間諜對鬼祟和掩藏最為敏感,像候鳥回到南國的巢,大馬哈魚遊往出生的水域,而絕不像嗅到血腥味的鯊魚。後者太粗暴,太急切,表現不出那過人的耐心。哈利是此中行家,而艾格西仍需學習。

  艾格西的秘密哈利一直知道——說是秘密,其實毫無遮掩,哪怕是路人,一眼也能看個清楚。哪怕此刻,一聽見要打賭,他眼中的秘密就已經立刻大喊起來,幾乎當即就要跳出來,讓天光白日照個明白。哈利若立刻伸出手,準能在對方眼瞼和鼻樑上摸到——眼瞼顫抖,而鼻尖抵著手掌,斜斜往裡靠,或許帶凌亂的呼吸。...

【KSM】【Hartwin】若如你所願 -1

  一切萬事底定,故事方告開場。

  教堂事件後,哈利昏迷了兩個月,復健用了四個月,直到他終於承認自己不可能恢復到受傷前的身體水平,才不再折磨靶場裡的人形瞄準板,接受了梅林和其餘在職騎士的任命,從加拉哈德成為亞瑟。被任命為亞瑟那天正是哈利出院的第二日,也恰好是艾格西升任為加拉哈德的日子。儀式在下午舉行,眾人散去後,當夜他們兩人便在哈利的公寓對飲威士忌慶祝。沒有什麼比名號和頭銜更虛假,但當它們落到頭上時,仍能令人薰薰然,飄飄然。當夜,自得之情在頭頂盤旋,而酒精在腸胃裡翻騰,搜刮藏匿在喉管和肚腹裡的秘密。它們被吐出來的時候,灼燒感甚至比威士忌更強。

  所謂秘密,無非只有那麼幾個。哈利和艾格西...

【JOJO】【三部】【花京院中心】Star

  夜晚,你抬頭望著星星。……你的那些星星將是任何人都不曾有過的。

  

  花京院典明第一次與人絕交時,並沒經受多少痛苦。那感覺,在他十五六歲時回頭看去,就像用指甲刀剪掉大腳趾旁的老繭,或撕掉一點指尖冒起的死皮——別說流血,連痛也沒痛一絲。第一個與他絕交的人是小學一年級第一個認識的同學,彼時花京院仍抱有希望,覺得多轉幾次學,沒準就能在班裡遇見能看見法皇的人。經過幼兒園期間的幾次變動,他已經很習慣轉學了。

  他的第一個朋友也正好是第一個和他絕交的人。那男孩很文靜,頭髮剪得短短的,從後面看像那種滿身創可貼,下課會瘋跑的野孩子。花京院本來不想結交他,免得受欺負,卻發現他比自己還容易招麻煩,...

【JOJO】【五部】【布茸布】果實數落 -20-

 20.

  如今拿波里已不是幾十年前的樣子。它是個頑固的,不願意變化的小城,但時間仍像揉搓泥沙那樣,讓它塌陷,變形,扭曲。過去,葬禮要持續三天,死者的親戚與朋友大多與他生活在同一個城市,但他今生的冒險與旅程也在其他地方留下痕跡。

  人們接到訃告,從意大利的各處趕來。在死者生前的家中,親屬接待前來哀悼的人,漫長的告別從早到晚,從不停息。人們或是臉色慘白,或是臉色紅潤,在死者的床前放下菊花。等到第三日,由死者的孩子抬棺,若無孩子或孩子不夠,則叫來其他後輩。在天主教堂昏暗的燭光裡,或是在墓地蕭索的寒風中,牧師低沉地念誦悼詞,聲音平穩,有如一卷昂貴的天鵝絨緩緩鋪開,其上偶爾點綴著幾顆小小的手繡...

Harry Hart - Lion with a diamond heart

个人写文用的一些分析,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

哈利適合戰場,不適合辦公室。他需要刺激,需要英雄的時刻。他英雄主義,浪漫,熱情,他的責任感出自他對自己的高期許。是這樣的人才會對蛋說,西裝是騎士的盔甲,皇家特工是新時代的騎士。

他先是紳士,再是騎士。紳士是騎士的偽裝。他內心渴望光榮,渴望戰鬥,渴望酒、血、傳奇。

哈利首先是驕傲的。他之所以背負這麼多的責任,自許為時代的騎士,認為自己應該發現敵人用手榴彈玩的花招,並不是因為他認為自己天生應該背負責任。這和傳統貴族的道德不同。後者之所以背負責任,是因為他們的身份,他們之所以要忍耐,要超越常人,是因為他們天生應該如此,他們天生要為家族,要為家族給...

1 / 19

© 一鍋老鴉湯 | Powered by LOFTER